海防名城海丝港湾海天雄镇海塘夜潮
 
首页 >> 海塘夜潮 >> 镇海地理 >> 正文

斗转星移 山去空遗虎蹲路(虎尊路)
http://www.zhxww.net 2014-6-24 16:57:52 点击:[] 来源:本站

上图为1975年移山填海建镇海港口,远处的虎蹲山依稀可见。

    在镇海后海塘境内,有一条以山命名的路,名为虎蹲路。老镇海人都愿意读音为:虎尊路。

区档案局保留了两张与虎蹲山有关的老照片。其中一张是1975年移山填海建镇海港口,远处的虎蹲山依稀可见。另一张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镇海口外景,虎蹲山在照片右侧,不过是水面上一土堆。

已经消失的东西,总是能引起人的好奇。因为对虎蹲路感兴趣,记者便来到镇海港区,寻觅这条路。

《镇海区地名志》记载,虎蹲路东起原虎蹲山,西到招宝山。与现游山路相接。它建成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,长1300米,宽7—10米。混凝土,砂石路面。路东端原有虎蹲山,现在是镇海港务局港区码头堤岸,以虎蹲遗址命名。

虎蹲路连着的镇海港区,始建于1974年。外围筑堤防浪,连接一山四岛。一山是招宝山,四岛为虎蹲山、里游山、马眠山、外游山。

元末明初著名西域诗人丁鹤年曾到虎蹲山一游,并留诗一首。他写道“东海十年多契阔,西风九日独登临。天高云净雁初度,水碧沙明龙自吟。篱下菊花怜我痩,杯中竹叶为谁深。凭高远眺无穷恨,去国怀乡一寸心。”

由诗中推断,当年的虎蹲山与招宝山之间,可以凭舢板船只往来。而彼时的虎蹲山下,海水澄澈,沙粒分明。

镇海滩涂素有“唐涂宋滩”之说。元朝时的镇海滩涂没有现在这么大的面积,虎蹲山遥遥盘踞在海平面上。

提及丁鹤年,不得不讲讲他的身世和其兄长。

丁鹤年是元朝色目人。色目,指当时的西域人,包括粟特(伊朗)人、吐蕃(藏族)人、回族人等。元朝至正年间,丁鹤年父母亡故,他追随其兄定海令——吉雅谟丁来此定居。丁鹤年不喜仕途,将居所命名为“海巢”。(记者陈饰)

巢,一般指鸟窝。海边的鸟窝,既有简陋自嘲之意,也隐隐透露出超然于世的心境。

其兄吉雅谟丁,汉姓马,字元德,又名马原德,燕山人。元朝至正十九年(公元1359年)授定海县尹,在任三年。《镇海县志》记载曰,“抑强扶弱,锄梗摘奸,均征徭,宽税敛,周恤民隐。”他施政风格贴近民生,凡“事有牵制,即躬白于省”。这样,“一年而民信之,二年而民颂之,三年而民惟恐其去”。朝廷也因其勤勉,将他调任奉化知州。

丁鹤年的好日子没有几年。吉雅谟丁升迁不久去世,丁鹤年的生活又陷入困顿之中。加之浙东一带为农民起义军方国珍的势力范围。他深忌色目人,丁鹤年不得已在海岛东躲西藏,寄居寺庙,以避祸乱。这样一直熬到了明洪武十二年(公元1379年),才设法返乡。

山去空遗虎蹲路。正如如今只闻其名的虎蹲山,丁鹤年这段颠沛流离的经历,早已消散在历史的长河中。

此外,镇海谢家文人、明朝诗人谢泰宗,也曾作《金鸡虎蹲二山诗》:南北中分两岸河,舟人鼓棹一帆多。虎能生翼终飞去,鸡若高声四海波。这也从侧面印证了虎蹲山的地理位置。


作者: 编辑:丁烨
【打印】 【返回】 【关闭】
 相关新闻



文化精品 点击排行
澥浦弄潮儿 船鼓响天下
    作为镇海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的澥浦船鼓,渔家风味十足有着无可比拟的艺术渲染力和生命力。[全文]
十七房寻根
    去十七房村,一是为了寻根—听说陆氏家族就落户那儿;二是想亲眼一睹宁波最大的明清建筑群。[全文]
海防名城 海丝港湾
海天雄镇 海塘夜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