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防名城海丝港湾海天雄镇海塘夜潮
 
首页 >> 海塘夜潮 >> 镇海民间艺术 >> 正文

民间文艺《九龙柱》舞出镇海
http://www.zhxww.net 2010-2-21 13:53:14 点击:[] 来源:本站

《九龙呈祥》代表浙江省参加"北京2008"奥运会城市欢乐庆典活动。

今年5月,全省将有6件舞蹈类作品角逐全国群众艺术类最高奖“群星奖”,镇海选送的《九龙柱》因在2008浙江省群星奖广场舞蹈比赛中排名第一,这次将代表浙江省参加全国群星奖广场舞蹈比赛。6月中旬,《九龙柱》还将亮相上海世博会。

谁曾想到,走上大舞台的《九龙柱》源于骆驼街道的群众文艺表演节目,创作灵感源于两个文化人多年来对群众文艺的执著追求。

当灵感遇到传说

事情还得从4年前说起。

2005年底,骆驼街道文化站站长郑适民去区文广新局文化科蔡泉根老师那里,商议农村群众文化建设、交流创新群众性文艺工作。两人认为,舞龙是浙东沿海地区一项群众喜闻乐见的传统文艺节目,每当有喜庆的日子,人们为了表达良好心愿,祈求人寿年丰,就会舞起巨龙,宣泄欢快的情感。

郑适民说骆驼也曾流传这样一个传说:九条祥龙从东海跃出,喜游人间,来到镇海后流连忘返。从此,镇海这片土地便春意盎然、生机勃勃。在镇海,民间的舞龙传统延续至今,骆驼街道的舞龙节目更是受到群众的欢迎。

如何能在传统文艺活动基础上推陈出新?两人就此问题讨论了好几个小时。蔡泉根考虑良久后说:“我看过很多舞龙表演,但是竖龙却没有看见过,我们能不能尝试用竖龙的舞蹈形式来表现龙舞?”他随即说出了自己的灵感:如果能将龙盘上柱子,龙就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气势,视觉上就会有立体效果,观众也便于欣赏观看。

听了蔡泉根老师的分析,郑适民认为可以尝试,双方约定春节后准备道具制作。

每一次都苛求完美

奉化布龙是国家第一批命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之一,奉化市尚田镇条宅村的陈行国老师是其唯一的舞龙传承人和制作人。

元宵节一过,蔡泉根和郑适民便去拜访陈行国老师,恳请他帮忙制作竖龙的表演道具。经过大半天研究,按照要求,道具设计达成了初步方案。此后,俩人又几次前往陈行国家,根据排练情况,进一步修改完善道具设计。

由于龙柱表演在国内还只是仅有,设计时既要考虑到安全、完美,又要考虑到演员的体能与舞蹈的结合。几易其稿,最终形成定案:将九龙设计成彩龙。龙柱直径为11厘米,方便握拿;长度4米,既有竖立姿势,又能展现盘龙的动感;龙身直径28厘米,尺寸正好盘旋在柱上。柱子用PVC塑料管材料,避免演员消耗过多体力。龙身长度如果与传统九节龙一样长,不利于演员的表演,故而龙身压缩五分之一。龙头尺寸不变。

在中国的传说或者神话中,龙是会喷水或者喷火的,那么这九条龙喷什么为宜呢?蔡泉根和郑适民也曾想尝试传统的喷水和喷火方式,但是如果喷水,则事先要在龙头上放置水体,这样就会给道具增加重量,给演员增加表演难度,演员体力上可能吃不消,况且水飞溅出来后舞台打滑会影响演员表演。

那么喷火的可行性有多少呢?讨论后还是予以否定,因为喷火可能会烧燃其它龙柱,危险性较大,他们俩思索后决定喷烟雾,这样避免了喷水和喷火的弊端,并且每条彩龙喷出与己颜色相同的烟雾,仿佛九龙腾云驾雾一般,符合祥龙的意寓,效果会更好。

5月底,整个道具制作完成。考虑到单是九龙柱表演会有些单调,便加进中街社区威风锣鼓队穿插其间表演,当时,将此节目定名为《九龙驮春》。经过两个多月的排练,这个节目在7月底的“活力宁波”第三届宁波市农民文化艺术节闭幕式上首次亮相,让看惯了横龙表演的观众大开眼界,喝彩声此起彼伏。

拿出当时的录像,一阵阵的掌声见证了《九龙驮春》的耀眼,可谁又曾想到,这只是开始。之后,他们又对该节目不断加工提炼后,更名为《龙腾盛世》和《九龙呈祥》,从而使九龙柱最终走上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的天安门广场展演台。

用创意闪耀“群星”

2006年《九龙驮春》第一次亮相后,镇海区文广新局和骆驼街道就极力推进这个节目的内涵深化,准备将其打造成精品节目。

当时,区文广局和骆驼街道也曾邀请省、市群艺馆专业人员前来指导,但看过《九龙驮春》后,有人认为传统的横龙变成竖龙表演,灵活性上会有欠缺,并且在舞蹈设计上也有点杂乱,可以尝试在固定的九条龙之外,再穿插进更多道具或者舞蹈,但要打造成精品有一定的难度。

后来,两人又与部、局领导和省、市一些专家进行了多次讨论,认为在舞蹈中途,设计每条龙在表演中衍变出其他小点的道具的环节,如小鱼小虾等,理由是鱼、虾的个体相对较小,适合舞蹈的排练和演出。于是演员进行了三个月的排练,尤其在龙衍变出小鱼的环节中,反复的探索,一次次的排练。

龙生龙,凤生凤,龙怎么可能会生出小鱼来呢?排练中又给人产生了错觉,龙鱼混杂明显不符合常理,如果牵强穿插进去,势必会影响整个舞蹈情节。龙生鱼的想法又被否定了。只能是再在龙身上做文章,但是要在几秒钟内变化龙体,肯定有很高的难度,一时间,难题又摆在了眼前。

既然龙柱不可改变,那么就改换思路,从小龙的设计上着手,这样辗转反侧了几日,蔡泉根和郑适民终于想出了方案:把小龙道具设计成龙头20厘米、龙身1.3米长的刚刚出生不久的幼龙,这样既形象,也方便表演。按照这个思路,演员们又重新开始了排练。

在不断排练和修改中,臻于完美的《九龙柱》就这样在艰难的孵化后参加了9月的宁波市第九届音乐舞蹈节。这是一场关键性的表演,《九龙柱》只有通过宁波的选拔赛,才能向省群星奖冲击,不然只能止步。眼看比赛将临,蔡泉根和郑适民每天都像揣着个兔子七上八下,心中一点底都没有,人都瘦了好多斤。

谁曾想到,表演开始后,只见九彩祥龙昂首挺立,俯冲穿行,腾飞翻滚,众多小龙嬉耍烘托,群龙飞舞中,加上喷雾吐焰的艺术效果,多层次的表演把舞蹈推向了高潮,《九龙柱》一举夺魁,获得了大赛唯一的“群星大奖”。

观众的掌声认可了《九龙柱》,而更让蔡泉根和郑适民激动的是比赛后的专家点评。

浙江省群艺馆著名舞蹈理论家李炽强这样评价:“《九龙柱》这个作品发展空间很大,在现在舞蹈的基础上,小龙表演非常自由。龙柱是标志性的东西,要求更多肢体语言不符合实际,但是,恰恰是小龙的表演非常灵活,而且结合得非常好,如小龙的表演者能和舞蹈更好地结合在一起,会使艺术性更为加强。浙江的舞龙表演很多,《九龙柱》很有自己的特点,是一个很精彩的作品。”

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罗斌赞赏说:“《九龙柱》既有传统的意蕴,又有独特的风格和气质,龙柱高低错落、动静之间、格局对比、气势、整体感和演出效果都很好,穿插小龙,凸显张驰度,动静感把握较好,尤其龙头喷出的彩色烟雾,把舞蹈推向了高潮,气势雄伟。”听到这样的评价,蔡泉根和郑适民才放下了心中这块大石头,露出了笑容,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
让汗水挥洒舞台

一路成长的《九龙柱》也一路辉煌。2007、2008两年受邀参加中国第二届龙泉青瓷·宝剑节开幕式;2008年受邀参加北京奥运城市文化广场活动和天安门广场展演;2009年又参加象山中国第十二届开渔节。

从当初的一个灵感到参加众多的文艺展演活动,这条星光大道是血与汗水的铸就。

已经年近花甲的蔡泉根,在文化部门工作了近40年,他曾是江西省文艺学校的教师,从事舞蹈和戏曲教育多年,有丰富的舞台表演和教学经验。从事群众文化工作以来,《九龙柱》是其创造出的精品节目之一。

从产生灵感开始,蔡老师从此多了份挂念。蔡老师家住在镇海,但是排练却在骆驼街道,他经常是下午先给骆驼中学的学生排练小龙到放学,然后晚上到中街社区排练龙柱,为此往往忙到晚上九点多,再回镇海的家。几个月下来,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也觉得吃力,但为了《九龙柱》,蔡老师坚持排练了几个月。

排练时,除了做技术指导,更多的是动作示范。由于演员大多是社区居民、外来务工人员和学生,文艺基础比较差,排练中,动作一遍不规范,就第二遍,第二遍不行,就第三遍……由于排练人多、地方大,用嗓过度,他的嗓子是哑了又好,好了又哑,他便随身带着金嗓子喉宝,常常靠它来缓解疼痛。

去年全年,蔡老师辅导《九龙柱》等文艺节目就有5900多人次。光《九龙柱》的表演就有大、中、小三种类型,从人数上看有54人版、36人版和19人版;从职业类别上看有社区版、学生版和公安版。根据不同的需要,可以派出不同版本的《九龙柱》参加演出。

对郑适民而言,排练《九龙柱》后,他的双休日基本都是在排练场上度过的,长时间在家中见不到爸爸的女儿想他了,只好打电话说上几句话。

记得备战宁波市第九届音乐舞蹈节时,离比赛还有一周时间,省群艺馆的老师来指导,排练很辛苦,骆驼中学的同学都感到吃力,有的学生就想打退堂鼓,听到放学铃响后,不打招呼就偷偷地跑掉了三分之一。蔡泉根和郑适民就找到校长,和学生讲参加《九龙柱》演出的重要性。通过做工作,第二天这些学生重返训练场,再也没有离开。

“每一次被邀请或去参加省、市重要演出,想看看城市风情也没有机会,每去一处,要安排装车、卸车、装置道具,要根据舞台安排演员走台排练;最担心的是怕表演时出现意外。我们这些群众演员,由于缺乏舞台经验,有时上了台,音乐一起,灯光一闪,看到观众黑压压的一片,不免产生紧张感,有的甚至连方向都搞不清,因此要经过反复排练才能适应。演出坐车也很辛苦,有的人平常很少出远门,乘车时间长了要晕车,有时演出后出了汗没热水洗澡,吃的也都是以快餐和方便面为主,但是,为了《九龙柱》能被广大观众喜爱,大伙都说就是辛苦也是快乐的”。郑适民说出了心里话。

为了《九龙柱》,许多草根演员也奉献着自己的汗水。陈海达,区某事业单位工作人员,已经近50岁了,身体不是很好,但依然积极参加排练,每次都是早早地来到排练场,一次不慎摔了一跤,严重肌肉伤筋,为了不影响整体训练,包扎好之后又忍痛继续训练。看到此景,其他演员深受感动,排练也更加卖力了。个体经营户陈国青,平时装潢业务很忙,但每次演出都放下手中的活赶来参加,那次去参加2008北京奥运城市文化广场活动和到杭州去参加2009浙江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节开幕式的演出,生意停下好几天,经济上损失了5000多元,也无怨言。

在这些草根演员当中,新镇海人也奉献着激情。35岁的张刚和22岁的马小福是河南人,他俩一个在朝阳村一家企业做技术工,一个在科光机电工作,作为一种爱好,报名参加了《九龙柱》表演队伍。为了演出,他们要经常向厂里请假,有时得不到厂里的批准,就只好和同事换班或者多加夜班。王辉是建成小学的体育老师,为了不影响排练,他把上课时间进行了调整。排练中,手上磨出水泡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,但中街社区和东钱村的女同志们就是手上血泡加血泡,也从未言过放弃。

辛勤的汗水换来了硕果,《九龙柱》的成长足迹切切实实记下了这些草根文化人的追求和奉献。

此新闻共有2页  第1页  第2页  


编辑:楼宝妹
【打印】 【返回】 【关闭】
 相关新闻



文化精品 点击排行
澥浦弄潮儿 船鼓响天下
    作为镇海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的澥浦船鼓,渔家风味十足有着无可比拟的艺术渲染力和生命力。[全文]
十七房寻根
    去十七房村,一是为了寻根—听说陆氏家族就落户那儿;二是想亲眼一睹宁波最大的明清建筑群。[全文]
海防名城 海丝港湾
海天雄镇 海塘夜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