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防名城海丝港湾海天雄镇海塘夜潮
 
首页 >> 海塘夜潮 >> 招宝山传说 >> 正文

风云十八衙,化为巷名、桥名
http://www.zhxww.net 2012-6-12 9:27:51 点击:[] 来源:本站

记忆中最早的镇海一个衙名,叫陈衙弄,位于后大街社区三角地一带。

当时觉得很好奇,什么是衙。为什么有的老人说起时,总带着三分神气、七分怅惘的神情。

和这种印象叠加在一起的,是关于衙的一道粉墙。高高在上,顺着道路延伸。之后墙间总会出现一道门。高高的门楣,门头上有繁杂的雕刻工艺。推开那道多半是黑漆漆的大铁门,生锈的门环和着生涩的门轴,吱呀一声,仿佛惊动了门内的一切。里面,还是一重一重的幽深,间或有穿着怀旧服饰的老人,从不知哪个角落站出来,看着你。

衙,多半是衙门的别称。而衙弄,则意味着这条弄堂的与众不同。只有古代官员们设置过办公机构的大巷子,才配得上这个名词。放眼镇海,大大小小的衙弄,竟然有十八条。和它们对应的,是十八位驻扎过镇海,身份特殊的卫指挥使。

卫,是定海卫,当时的镇海县城官衙。指挥使,即定海卫首领官员,属正三品官衔。

明朝洪武二十年(公元1387年),镇海建卫。直到明末的250多年间,镇海共有卫指挥使72人。他们多为世袭制,父殁子承、兄终弟及。这其中的18人,因追随朱元璋征战有功,皇封世袭,誉为定国栋梁、将相翘楚。

他们先后在镇海城内建有府邸,门外石鼓彰功、兵丁把守,门内安顿家眷、留驻幕僚亲兵。府、衙不分家,融军事指挥于一体,也被称为指挥衙门。

弹指一挥间,指挥使们你去了,我来了。大明气数尽了,满清人坐拥天下。那些衙门渐渐门庭冷落,屋檐丛草,鸦雀啾啾。有的衙门后来化为巷名、桥名。我们后世所遗留的赫赫十八巷名,多半来源于此。

当时镇海为什么涌现出如此多的指挥使呢?这与国防地理位置有关。从中国地图上来看,镇海是宁波沿海口岸,浙东咽喉。凡外敌入侵,进犯浙江,必从沿海地带下手。占领镇海口,便如蚂蚁蚕食咬住了要害,此后就能依据于此,进可攻内地,退可返故乡。朝廷看到了镇海地理位置的险要,于是不断派遣功臣名将,驻扎于此,守住东面门户。过去的几百年间,镇海发生了大大小小的许多场战争,都印证了此地属兵家险地这一说法。

清朝光绪年间,江南衙前文人张锡钟校对光绪《镇海县志》,第一次系统性考察了十八衙门。他查实了十一个衙署地址。分别是:刘衙、曹衙、郑衙、陈衙、武衙、樊衙、向衙、汪衙、李衙、臧衙、蒋衙。

这十一个衙署,只有汪衙建在北仑区郭巨镇,有实址可考。其余的,都在镇海城区找到了一一对应的痕迹。

刘衙,即现在的刘衙弄、之前的刘衙桥。曹衙,位于后大街北端。郑衙在淡水井头,陈衙即本文开头提到的后大街三角地一带。武衙在九弯弄,这条弄堂现在也已拆除,建起了鼓韵花苑。

樊衙在一字河头,以前被称为樊衙弄。樊家后人名人辈出,清末民初旅沪剧巨商樊时勋人称县城首富,创办勤稼女校、便蒙学校、公益布厂,口碑不俗。向衙位于梓荫山西面,后人又称其为牌楼下向家。李衙在后世化为李衙前巷,臧衙与刘衙相近。蒋衙在旗杆格弄北端,后来在该址建起了清隐庵。从金戈铁马,到香烟缭绕。这中间的变化实在太大。

清朝嘉庆年间,县城文魁陈景沛经考查,又查询到艾敬、金东溟两位指挥使。前一位留名不留址,后一位的居住地我们耳熟能详,即城东社区的金向任弄。

民国9年(公元1921年),重修《镇海县志》,编撰者根据史料,再次补充了李达等另5人为皇封世袭指挥使。

这最后找到的5人,四位姓李,一位姓刘。5人的官衙地址,既无记载,也无实地。仅凭史料、族谱等一一对应,找到他们就任的痕迹。四位李姓指挥使中,其中一人与后来一位童姓官员一起,被合并成为童李衙弄,位于城区西街一带。

如此一来,十八衙门的考查,历经近60年而脉络逐渐清晰。总而言之,镇海十八衙门的地名变迁,还能从现址中找到蛛丝马迹,最基本的是姓氏没变。而在其他的地名中,戴、康、邵、贵(桂)、安姓等衙弄名称,至今仍有沿袭。(记者陈  饰  通讯员严水孚)


作者: 编辑:刘思妤
【打印】 【返回】 【关闭】
 相关新闻



文化精品 点击排行
澥浦弄潮儿 船鼓响天下
    作为镇海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的澥浦船鼓,渔家风味十足有着无可比拟的艺术渲染力和生命力。[全文]
十七房寻根
    去十七房村,一是为了寻根—听说陆氏家族就落户那儿;二是想亲眼一睹宁波最大的明清建筑群。[全文]
海防名城 海丝港湾
海天雄镇 海塘夜潮